第1篇心結

可點圖進入模擬場景-5分鐘-Link to youtube-

新版-痞版面.jpg

(Copyright By Author. JCLee 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)

 

        遠古的戰場總是無情,大局的利益,在多國來回時間上推諉與琢磨商議,往往一不小心談判破裂,多方就劍拔弩張隨時開戰。千軍萬馬塵土飛揚,多數人是看不清未來的;拼了命只想保家衛國的殺敵,成堆成山的冤魂,就這麼葬送在無邊無際的西域。唯有少數的首領,為達目的,持續不擇手段…

 

把那些都拖出來集中放火燒了,快點!」部將首領一直催促吶喊著。

十幾個士兵早已皮布緊封口鼻,手戴皮套防衛,動作迅速地拉出一桶桶的動物腐屍,兩個士兵也站在一旁準備好火把,即將進行焚毀動作。

 

查查到底是甚麼東西?怎麼會讓前鋒的將士們一直不適嘔吐?』贊普(國王之意)質疑的口吻,驅策告訴左護衛慕恩去查明。

 

因情況緊急,一時之間也無法確知,可能是敵軍設下的障礙物,現在決定要先進行火燒處理!」將領和護衛交頭接耳,也不想因此驚動士氣。慕恩跑回來一邊回報贊普稟明,一邊監督著熊熊燃起的火苗竄起白煙,警戒地觀察再伺機而動。

 

有毒!有毒!快…往後撤退!」前方圍成半圈的士兵們,突然一陣騷動大叫,人潮往後擠退了好幾步,左右護衛見狀,也趕緊攙扶贊普後退,王隨手拉起身後的長紅披風掩鼻遮口。眼看著白色的煙霧,灰茫瞬間爆出火青,成了一串串黑煙裊裊上升,餘煙向四周散開,大家兵荒馬亂的撤退幾米,咳嗽聲隨之四起。

 

贊普…您沒事吧?」右護衛扎西關切著王的安危,顧不得自己也呼吸困難。

不礙事…但牠可能也被染上了…』贊普心知肚明,他的御前戰犬,大概也不久於人世了。咬敵感染上不明的細菌,病毒正侵襲著內臟器官,讓鬼獒奄奄一息。環顧軍中豢養那麼多頭獒犬,各個癱軟無力,幾乎無一倖免。

 

『…在大雄寶殿設置完工那天,牠就被獻上了。隨著軍隊出征也屢創佳績,如今被不明病菌感染危在旦夕,生命真是脆弱啊…』贊普感慨地,看著躺在軍營帳外的鬼獒,抽蓄的呼吸著,傳來幽幽鬼哭神嚎的惆悵,左右護衛也無奈噤聲。

 

       鬼獒,犬中有如獅王首領,凶猛殘暴。藏獒狼血雜交如鬼種,吠聲淒厲懾人,上戰場足以撕咬敵亡。一生只聽命一個人,若主人過逝,則會堅持忠烈之心,餓死相隨。贊普對待御前戰犬,有如左右護衛的同等地位,只是惋惜之中,仍得割捨私人的寵物之情。贊普在深夜營火照亮下的單獨探視,讓鬼獒離世前,留下了深刻心結…

 

…你知道,讓我最放不下的就是王妃…她一直屈居第三,也不願意成為贊蒙。后位一直空著,卻也為她引進殺機,本王長年在外征戰也護不了她,回想過去,你倒是幫了我不少忙啊!』贊普蹲下,用厚愛的眼神,透過鐵掌心的溫度,正在撫摸著黑金相襯,病中依舊炯炯有神的戰犬。

 

她對我寒心逃離的那一次,深深地劃傷了我的心…身為一個王者,有太多的不得已要顧全大局。你跟隨我數度征戰,應該也是看在眼裡,咱們都心照不宣,不是嗎?!』贊普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回身坐落在營帳下的地毯,仰望著星空,似乎興起了卑微的祈望。

 

…幫我找到她吧!這是我隨身攜帶的絲巾,你嗅得她的生前氣息,應該是永生難忘吧…這一世我無法自由身,下一世…我願拋棄江山只為她而活,真實的活出我倆最大的幸福與自由!假如還遇得到你,你的忠貞也會一如往昔嗎?』鬼獒的靈性,似乎也理解主公的心意,感受得出主公的辛酸與不捨。

 

       畢竟和親王妃為主公犧牲那麼多,政務上遭受誤解與迫害,也仍然全心全力相挺。主公愛在心裡口難開,一直是不爭的事實,為什麼世間總是曲折又不如人意呢?贊普不斷地、重複地交代的口語,已漸漸變得輕聲渺茫,鬼獒視線也呈現忽明忽暗的景象,再也無力支撐那最後一線光明,生機慢慢地趨於幻滅止息…

鬼獒.jpg

 

【隨著鬼獒的離世,神識進入了陰界…】

 

      好多人哦…他們在幹什麼啊?」鬼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視覺不再仰角,而是和人一般高的平視角度耶!一度雀躍自己的靈魂晉級,鬼獒還是沒有忘記主公的最後命令,憑藉著天賦異稟的嗅覺,在陰間企圖搜尋著王妃的芳蹤。可是在枉死城裡,卻意外看到主公的皇弟,他似乎也在找人…

王子好像不認得我…跟著他,或許會發現甚麼線索…」鬼獒碎念著,想到可能有機會步入人道,自己有如重獲新生,也不怕被認出來。

 

       在陰間,灰黑的世界,一片死寂,空氣凝結,漂浮的靈魂,根本沒有了呼吸這回事。鬼獒生前受到呼吸肺衰竭的嚴重傷害,記憶猶新,對於氣味仍然處於高度敏感狀態,空間中一絲絲的浮游氣息,仍舊躲不過牠的靈敏嗅覺。看著枉死城裡的冤魂,每個手裡食指,都烙印著一面黑旗印,鬼獒自然而然地知道,那代表著甚麼意義。因為枉死,所以有特赦追擊的機會與命運,但這也都任憑個人決定,是否追討復仇與早晚的意願。穿插在透明重重疊影的冤魂群中,鬼獒模模糊糊地發現,王子正與陰間使者走向望穿橋,神識機警且急速地跟了上去。

 

你還是得通過望穿橋去見夢婆,喝下那杯忘川水,才有機會投胎遇到公主。公主並不是枉死的,你一直在這裡逗留也等不到她的,何不孤注一擲呢?說不定,你們前世情緣未了,到了凡間,還有再續前緣的機會呢!」陰間使者苦勸著王子,大概是枉死城業務繁重,再不疏通疏通那些死腦筋的冤魂們,陰界更會因為死寂的維度空間而緊縮,變得更黑暗及陰冷呢。鬼獒探知了這段緣由對話,反而跟得更緊了!鬼獒看著王子在望穿橋頭來回踱步,似乎猶豫不決又頗有意圖。最終王子還是走過了橋,亦步亦趨地往夢婆村走了進去,王子與鬼獒同時間消失在一片白霧當中。

 

       到底這過程中,王子和鬼獒都經歷了甚麼樣的際遇?兩人同樣的追尋目的,到底有無達成?王子是怎麼枉死的?身分是誰?和贊普王妃又有甚麼關係呢?這謎一樣的因因果果,正隨著塵封已久的雪域黃土,逐漸被現世代的降臨,同時又同步地吹飛揭密。    ---待續---

(2) 再續前緣.png

---粉絲專頁FB Fans已啟動...Taiwan is helping~為台灣文創在國際上的能見度而幕後努力---

FB Fans-粉絲專頁.png

 2021 © 潔希李 著作/Author. JCLee

     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朝代神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