麥克日記 -4- 基因檢測

聲明: 繼續幻想力的寫作。。。

強納森是麥克在大學研究所的學弟,也是莎莉的親弟弟,對於擁有麥克這樣優秀的姊夫人選,強納森曾經多次出賣自己的姊姊,協助學長麥克追求冰山美人,促成跨國異鄉緣的一樁心願。說白了,強納森就是自私地想要圖個便利,有個研究室在優耐國,讓他每年暑假期間也能渡假兼充電。畢竟,學醫的人總希望醫術能夠精進,臨床經驗越多就越能夠對症治療,成為一個名醫也是白色巨塔暗中較勁的主軸。優耐國便是強納森的副修場地,目前把主力放在佛摩國,一個混血最為繁雜的國家,也是全球基因最為複雜的練習場。

 

原本莎莉以為,自己會走向單身貴族的生活,大學畢業後,就好好地在肯那國安居樂業。怎知強納森的一次硬性邀約,莎莉到訪優耐國的尼歐城後,姊弟在第三國會面,莎莉就與前來與會的麥克一見鍾情,天雷勾動地火的情感,一發不可收拾。其中包含一個重要的媒合因素,就是強納森事前先做了家族溯源基因檢測,才為注重優生學觀念的姊姊,找到了合適的歸宿。對於這樣的醫學科學實驗,強納森也證明了一件事,從基因也能迅速比對出另一半的優先人選,尤其是他老姊的人格特質,女人堆中亦堪稱為奇葩:

1.智商高又高學歷,眼睛長在頭頂上方的,自然不好找到另一半。

2.太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目標,所以也不想浪費時間在媒合或磨合另一半。

3.太過理性,所以不太可能感情用事,或者浪漫情懷總是詩的過非現實生活。若要去迎合另一半的心思,有如掐住了她的脖子難以呼吸。

4.獨立自主的大女人,一人也能過得愜意又快樂,根本不太可能為自己找另一半,來製造人生中的大麻煩。

 

    強納森與麥克也因為拿自己的基因做實驗研究,才順勢而為替他們自己找女朋友的藉口,努力在朋友圈內做媒合。沒料到,第一個實驗配對聯誼,竟然是莎莉雀屏中選。讓強納森對基因檢測,感到前所未有的極大興趣。

姊夫怎麼有空找我?這個時候不就是你最忙時刻?!吃錯藥啦你!疫情延燒優耐國,佛摩國也沒閒著,幾乎國人自優耐國觀光返回,總有兩三個染疫帶回來了確診的案例,強納森苦中作樂的說。

哎……疫情爆發全世界,這時大家都應該宅在家裡吧!你不在大醫院還有空接視訊電話,我還感到意外呢!最近好嗎?麥克哈啦幾句,很想要快點切入正題。

還不是老樣子……不過醫院有點擔心,讓我先休息在家裏。強納森脫掉白色衣袍,順便抽空休息一下。

 

    醫院內部高層暗中表示,讓強納森藉機休息在家,坦白地說,除了強納森有慢性疾病的高危險因子,再來就是希望他能機密的為醫護人員繼續健康把關。現在不止醫院的醫護同仁們都在擔心,連家屬也因此而擔憂,深怕一不小心就會在醫療院所感染上患者的病毒,變成無症狀傳播者。新型莫名病毒的傳染力,就連過敏免疫科的專業醫師都聞風喪膽,能夠防治準備的西藥也都備妥了。有時候也很難判斷,患者到底是單純體質過敏現象,還是真的有染上卻毫不知情。

這次篩檢的對象,只針對發燒才有的檢疫措施。可是,同樣有染上了病毒的一批人,不但沒有症狀出現,還完全沒有發燒,倒是成了強力散播者,變成防疫的破口。麥克擔憂地說出優耐國的現況。

嗯嗯…這可能是那批人的免疫辨識系統強大的因素,能夠有效提升自己本身的防疫機制,有了共生模式在體內運作。而且也算健康體的優秀底子條件,才能維持住各器官功能正常,讓病毒還找不到機會攻擊缺口。強納森專業的回應。

哦?這你倒是說說看…麥克想要了解強納森何以如此認為。

其實和慢性病毒感染了差不多原理…就是沒有解藥,還研發不出疫苗。就算有了抗體疫苗注射後,也難保它是否會隨時失效。有些人的體質就是製造不出抗體,但先天不足之處,後天有餘的自然配有強大免疫系統,辨識能力超敏感,能夠輕易透過血液中的流通,覺察出病毒的存在。說這些人擁有強大的白血球軍隊也不為過。只不過…平時沒事都在攻擊自身…強納森一臉無奈。

 

哦哦!越說越有趣了……這是你過去從慢性血管發炎反應過來的經驗嗎?麥克好奇地問。

也算是吧!長期慢性發炎現象,過往經驗看似疾病,可是多年下來的反複檢測也查不出個所以然。然而,最惡毒地母株細菌並沒有完全消滅,就算是實施干擾素藥力抑制作用,達到大批殺菌效果,大魔頭也許隱身在體內某處休養生息,躲過軍隊糾察,才有暫時息戰的可能性。母株病毒一日不除,難保它不會再出現,年紀越大體力越差,一旦辨識系統這支軍隊老弱殘兵之日,母株找到反攻的機會也不無可能…強納森為此也深感困擾,他自己投注那麼久的心力,對自己體內毒素也束手無策。

聽起來……似乎只有擒王誅殺,把最毒母株消滅掉,才有可能終結這一切…麥克心中又有了另一扇窗被打開了的感覺。

確實是如此…聽說姊夫去了南極查訪,還想到北極去驗證?強納森關心說。

嗯……各國各族人民的染疫人數反應不一,為何優耐國特別多又感染快速蔓延開來,這實在是無法理解。倘若是因為族人血脈基因突變的不同,那優耐國的人民是哪個健康缺口又被病毒利用了呢?北極是最接近的地域,或許能查出真相來……麥克思緒陷入膠著。

 

或許吧!現在大家只能先維持住,盡力控制疫情的範圍內監守了,醫界也跨國合作研發新疫苗,但這些都需要長期抗戰的時間。強納森還是對佛摩國的醫療團隊感到有信心,在族人有複雜血緣關係下,也最能確知感染病毒後多種反應的臨床研究。

你這暑假恐怕也來不成優耐國吧?麥克多希望強納森能來加入他的檢疫工作團隊。

嗯…暫時不能…但會看著辦吧!光是現在看朋友搭飛機時穿全副武裝的防塵罩,也不能吃東西和上廁所,怕機艙內的毒物肆虐,太矛盾痛苦不堪了!

說的也是…麥克也想起南極的經驗,比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漫步其中的衣著裝備都還要諷刺。

    透過網路的聯繫,從學弟的健康體經驗分享,討論中刺激得知靈感,優耐國的族人大部分是否有特殊的體質缺口?是普遍基因有的反應性關節炎有關嗎?它攻擊的目標器官,不就常是肺部功能和眼膜嗎?掛斷手機連結,麥克又攤坐在軍用床上,腦海浮現出來的,是不斷冒泡的問號,令人不禁想抽乾腦海,瞧瞧隱藏海平面下的藏鏡毒母株……

---待續---

麥克疫情日記-5.png

2020 © JCLee 著作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朝代神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